收购诺基亚,微软凭什么?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 

文/山小王

来源:紫金山科技(ID:zijinshan2013)

就好像,四大设备商在国际5G桌上打麻将,微软踏着大步走来说,带我一个。

对155岁的诺基亚来说,2020年是相当不平稳的一年。

疫情突如其来,丢掉700亿中国大单、CEO被传闻离职…… 

在离大众越来越远,将主要精力投入于在华为爱立信中兴的竞争中拿下更多5G合同的时候,被市场研究机构预测会被微软在2021年收购,而且是“再次收购”。

传闻中的另一方,45岁的微软,却在2020年同一片疫情天空下显得野心勃勃。

除了在云计算和AI上持续发力,微软很多新闻都是与天价并购联系在一起,几年间相继斥巨资了多家游戏开发商、编程与代码企业后,也在电信领域纷纷出手,近期“重在参与”但未成功的并购TikTok也暴露了其跨界发展的野心,再加上“政治任务”,其全盘收购诺基亚的消息虽不令人震惊,但至少也让很多ICT圈人士忍不住发问:

面对这个不玩C端只玩B端、已经在全球拿下100个5G商用合同的诺基亚,微软能拿下,但能拿好吗?

毕竟7年前收购了诺基亚的手机业务,就是一次“玩瞎了”的尝试。

01

与微软的第一次握手:诺基亚一手好牌打得稀烂

从木浆生产、橡胶加工、进入电力行业,再到涉及制药、天然气、石油等多领域,诺基亚在1960年进入通信行业之前“干过很多杂活”,带着诺基亚正式向电信设备商转型的Bjorn Westerlund被称为最有眼界的一任总裁,在1960年就看到了电信业未来有很大商机,建立了诺基亚电子部。

也就是说,到2020年,诺基亚至少已经有扎根电信行业60年的经验。

乘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电信业迅速发展的东风,诺基亚的业务从电信系统扩增到数据处理、工业自动化,尤其是在1979年与一家电视制造商成立的无线电话合资公司,让诺基亚在1981年推出了世界上第一个蜂窝式电话公用网络——北欧移动电话服务网络(NMT)。

随后几年,通过收购电视机公司和瑞典电子计算机公司,诺基亚开始涉足车载电话等消费电子产品。

据1983年摩托罗拉首次推出了“砖头手机”Motorola DynaTAC 8000X(重达1斤6两)的4年后,1987年诺基亚也首次发布了手提电话Mobira Cityman 900,重达1斤5两,也没比摩托罗拉轻多少。

虽然如摩托罗拉一样从此致力于把这块儿“砖头”变轻变薄,但因此前业务线众多,消费电子市场竞争激烈,加上金融环境崩溃,诺基亚在1991年亏损达到了1.02亿美元。

直至新任总裁奥利拉对诺基亚进行了改革和瘦身,并全力专注于核心电信业务方向,手机和电信设备两条腿走路,诺基亚开始重振旗鼓。

从1992年起诺基亚1011、2100等GSM手机逐个问世,并从1996年开始连续15年占据了手机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。经典的1100、8210、8310陆续成为响当当的“街机”,甚至1100在全球共卖出了2.5亿部,比摩托罗拉那款封神之作“刀锋V3”还多1.2亿部。

直到3G时代大屏智能手机出现,谷歌推出了Android(安卓)、苹果推出了iPhone之际,诺基亚也开始推出自己的Symbian系统,和基于此操作系统智能手机。

在当时的诺基亚看来,Android并不算得上是一个威胁。(不约而同的是,微软当时对Android也是这么想的)

因为自1998年诺基亚就已经和爱立信、摩托罗拉共同成立了推进手机和PDA智能化的公司(就叫Symbian),有了多年的研发成果,甚至三星、LG、索爱、西门子、松下等十多家大品牌都是Symbian的使用者。

但安卓和苹果来势汹汹,加上3G网络的给力,智能、大屏的手机浪潮迅速席卷了全世界。

危机中的诺基亚请来了微软前高管斯蒂芬•埃洛普(Stephen Elop)接任CEO,开始裁员、改革,不仅放弃了Symbian,甚至拒绝了安卓系统。

最后,这位从微软来的高管令诺基亚手机采用了微软Windows Phone系统,但终究不敌安卓和苹果,2013年把诺基亚手机业务以令人惊讶的低价卖给了微软,经过大规模裁员、品牌变更,最终被微软“玩瞎了”。

这是诺基亚和微软第一次发生深度交集,结局却并不美好的故事。

02

toB业务高歌猛进却也风雨交加

另一头,诺基亚的toB业务,并未如手机这般戏剧和挫折,不过也在高速发展中屡迎劲敌。

诺基亚的电信网络设备和方案自1960年正式进入电信市场领域以来,就开始了面向全球的布局。踏着全球移动通信发展步伐,经历了与西门子合资、并购摩托罗拉无线业务、收购阿尔卡特朗讯等,一路从1G挺进了5G,成为当下全球几大ICT巨头设备商之一。

但也因为并购太多,名字老变,常年跟随诺基亚进行报道的一位记者有一次也忍不住吐槽:“我打车跟师傅说去诺基亚西门子,师傅还忍不住问,那你到底去诺基亚还是西门子?”

数次并购中,中国通信业的历次大型招标采购中也都能看到“上贝”、“诺西”、“诺基亚贝尔”的身影。

中国企业崛起后,爱立信和诺基亚在中国电信市场份额的比例被挤占了很大比例。

2020年,国内三大运营商的3次大型5G独立组网招标采购诺基亚全部落空,“丢掉700亿中国大单”的新闻刷遍全网,一时间,CEO将离职的消息也在暗中传开。

部分媒体解读为“诺基亚5G 研发和产品进度落后于友商”或者“在独立组网上相对滞后”,以及“中国的5G 基站设备和全球的设备要求不一样,且速度很赶,诺基亚应变力不强”。

一些运营商一线的工程师在微信群里也说,比如5G设备出现问题,中国设备商的人员马上就能来处理,甚至新设备第二天就能运来,而这问题在诺基亚,从层层反馈到最后处理,可能要等至少1个月。

而诺基亚内部的人也向媒体表达过,对中国市场的投入度诺基亚确实是不够的,而且收购阿尔卡特朗讯后并没有完成对阿朗的完全掌控,也影响到其5G 芯片的研发速度。

不过中国市场在诺基亚的全球收入中所占比例并不算高,相比市场占比,诺基亚一直更看重利润。在中国以外的5G市场,运营商客户们依然对诺基亚有着很高的认可。其5G通信芯片组出货量比例提高,也有助于5G产品成本降低。

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,诺基亚对外宣布的5G商用合同已经达到了100份,不过其市场境况在2019年3月股价大跌之后,一直被评价“处于困难时期”。鉴于在大中华区销售份额不断下降,困境仍在持续。

4月底,彭博社一份报道称,在市场激烈竞争的压力下,诺基亚可能出售部分业务资产。

而最新的传闻来自于福布斯援引移动分析机构CCS Insight 报道发布的2021年预测,称微软可能会再次收购诺基亚。

CCS称,由于美国政府禁止电信供应商使用华为等中国供应商的设备,因此需要有另一家电信设备厂商作为其替代品,诺基亚的网络通讯部门,成了被美盯上的香饽饽。

这次可就不是手机业务那么简单了。

03

与微软的第二次握手,可叹还是可期?

跟中国企业996奋斗相比,一直以不加班著称的微软却一路高走,就在诺基亚上一年遭遇股价大跌之时,微软市值突破了一万亿美元,超过亚马逊和苹果,成为目前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。

曾花71亿美元收购的诺基亚手机业务被微软标记为“一个教训”。在2013年之后,微软不再把Windows视作核心引擎。

印度裔的纳德拉在2014年成为微软新一任CEO时之后,很快把云、游戏和AI提上了重要课题,并把微软调整为体验及设备、云计算及人工智能、人工智能及研究3大部门,形成了跨平台、跨设备的软件与云服务提供商角色。

并且,面向运营商推出了Azure云服务。在ICT圈看来,5G就是云化时代,网络功能和各类应用离不开云平台,微软此举代表其正式杀入了电信市场,开始与传统的设备商们分食蛋糕。

据“网优雇佣军”称,此前三星已经宣布与微软在基于云的5G企业专网解决方案上进行端到端合作,同时微软还可能与其他小型的vRAN或ORAN软件供应商合作,从而推出从云端到边缘,从核心网到无线接入网的完整的5G解决方案。

就好像,四大设备商在国际5G桌上打麻将,微软踏着大步走来说,带我一个。

不差钱,盯上电信市场,国际竞争促使,种种原因都列在了“微软再次收购诺基亚”热议里。

对于此番收购的猜测,对国际市场颇有研究的Strategy Analytics公司研究总监杨光对紫金山科技坦言,虽然这只是传闻,但肯定也是无风不起浪。

“诺基亚确实最近状态不是很好,曾公开表示过要考虑调整战略。云网融合背景下,公有云厂商对连接的关注度都在上升,微软尤其积极,已经收购了两个小规模的核心网厂商Affirmed Networks和Metaswitch。微软再收购诺基亚或者其一部分,比如核心网部分,确实有一定的想象空间。”

“通过收购,微软一方面可以获得足够的技术能力、客户资源,其云平台(Azure for operators)就可能成为电信网络市场上的一个引人注目的新生力量。”

但杨光同时也提到,电信网络市场,尤其是核心网市场,空间和利润率其实都有限。如果是为了推动云网融合,微软是否有必要收购这么大体量(可能也有不小包袱)的老牌厂商?

“确实想象空间可以很大,但不确定因素也很多,还需要观察。”

其实2019年时媒体曾报道过微软和诺基亚涉及云计算、AI和物联网达成战略合作。根据合作协议,微软的Azure、AzureIoT、Azure AI、机器学习解决方案将与诺基亚的LTE、准5G专用无线解决方案、IP、SD-WAN、物联网连接产品相整合,通过将微软云解决方案、诺基亚任务关键型网络专业技术,“紧密结合在一起”,为行业用户提供新型服务。

那么,微软再次收购诺基亚的传闻会否成真,可静观以待。

希望这一次,微软要玩就玩真的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abimawen.com/32.html